Global Economics 全球&港澳台

本文来自商业周刊中文版

哈萨克斯坦一夫多妻制卷土重来

  • 一个人单打独斗的日子越来越艰难
  • “这种现象产生的原因之一是50%的哈萨克斯坦人仍在贫困中挣扎”

若要在真爱和金钱之间做出选择,身材高挑、头发卷曲的23岁哈萨克斯坦女孩Samal会选择金钱。

来自南部乡村的Samal在哈萨克斯坦商业中心城市阿拉木图的一家咖啡馆当服务员,她依靠这份微薄的收入勉强支付房租和学费。Samal说,如果一个年龄更大的富翁提出纳她为偏房,她会毫不犹豫地和男朋友分手。

“成为偏房将是童话般的故事,”Samal在打工的咖啡馆休息时说,“一般来说,偏房会拥有自己的公寓、汽车,每月还有生活补贴。”

设在阿拉木图的社会政治研究策略中心负责人Gulmira Ileuova说,哈萨克斯坦1991年独立后,国内的贫富差距急剧扩大,而且至今没有缩小。他认为,掌权20多年的总统纳扎尔巴耶夫在20世纪90年代开展的国有资产出售项目,肥了一群权贵,却让其他民众付出代价。

哈萨克斯坦是亚洲最大的铀供应国,是前苏联的第二大石油生产国。

巨大的贫富差距成了一夫多妻制卷土重来的温床。拥有多个妻妾已成为哈萨克斯坦富有男性的地位象征,一些年轻女性也希望借此来摆脱贫困。

一夫多妻制曾在这个中亚国家盛行几百年,最初是游牧民族文化的一部分,后来伊斯兰教法为其保驾护航。直到1921年,布尔什维克将这种社会习俗定为非法行为。而最新涌现的纳妾潮流甚至催生了两本畅销的小说和一个电视脱口秀节目。

“纳偏房成了社会声望的象征,”阿拉木图社会名流、前述畅销小说之一的作者Ayan Kudaikulova接受采访时说,“偏房就像是宝玑豪华腕表,现在对富人而言,没有偏房是不体面的事。”

在1917年俄国革命之后、苏联建立之前,很多哈萨克斯坦富人从一些人家购买女孩作为第二个妻子,他们常常以牲畜作为交换,这有助于财富分配。这样的结合在当时受到普通法和伊斯兰教法的约束。现在从理论上讲,一夫多妻仍是不合法的,不过和邻国吉尔吉斯斯坦不同,哈萨克斯坦的法律并没有明文规定相应的惩罚措施。在吉尔吉斯斯坦,对一夫多妻的最重量刑是两年监禁。

自2001年以来,哈萨克斯坦议员至少两次尝试让一夫多妻合法化,最近的一次努力是在2008年,当时一名女议员坚持让一妻多夫制合法化,最后他们的努力宣告失败。

迄今为止,40多个国家仍承认多配偶婚姻,几乎都在亚洲和非洲境内。不过,联合国在2009年的一份报告中表示,这种做法“侵犯了女性的人权”。

哈萨克斯坦国营新闻社Kazinform去年发布的一项民意调查显示,在哈萨克斯坦1700万人口中,41%的人赞成一夫多妻合法化。26%的受访者表示反对,22%的人表示无所谓。11%的受访者认为让一夫多妻合法化的努力是在浪费时间,因为这种做法已经存在。

总部设在阿拉木图的非政府团体哈萨克斯坦穆斯林精神理事会表示,他们敦促所有年轻男子结婚生子。该团体运营着哈萨克斯坦的多数清真寺。该机构表示,如果一名男子准备迎娶偏房,并希望在清真寺内举行宗教婚礼,他的正房必须出席婚礼,以确保各方对这种安排达成一致。

一位高级神职人员透露,在阿拉木图最大清真寺所举行的宗教婚礼中,约10%是迎娶偏房。以纳妾行为未得到官方认可为由拒绝署名的这位神职人员透露,今年将有超过3000对新人在最大的清真寺举行婚礼,比2008年增加30%左右。

“迎娶偏房的现象开始变得不容忽视,”Ileuova说,“这种现象产生的原因之一是50%的哈萨克斯坦人仍在贫困中挣扎。”

瑞信去年在一份报告中预计,91%的哈萨克斯坦人资产不到1万美元,8.6%的人资产在1万至10万美元之间。《福布斯》杂志哈萨克斯坦版的信息显示,在最富有的50名哈萨克斯坦人中,六人是女性,不过她们都和有权有势的男性有关系——其中两人是纳扎尔巴耶夫的女儿,一人和她的丈夫共享这一排名,还有一人是一名大富豪的姐妹。

“如果有提升社会地位的更正常的机会,情愿给别人当偏房的哈萨克斯坦女性就会少一些,”Sange研究中心驻哈萨克斯坦的负责人Janar Jandosova通过电话表示,“我们做了很多事情来消除这种现象,但是过去几年,我们的努力以非常快的速度被瓦解,”Jandosova说,“女性普遍希望提高社会地位,对于她们中的很多人来说,达成这个愿望的唯一选择是傍一个有钱的男人。”

作家Kudaikulova说,很多女性在成为偏房前曾是歌手、舞蹈演员、电视主持人、保姆、家佣,有的甚至是男人的女儿的朋友。

“撒旦用贫穷来威胁你,指使你去做伤风败俗的事情,”Kurgulina说,无论这些女性愿意做偏房的动机何在,几乎所有人都努力隐藏这种关系,以避免她们的“摇钱树”实施金钱报复。

现年20岁的Sholpan说,她绝没有想到自己会成为别人的偏房,因为她生在一个富裕的家庭。当她的父亲把一位和她年龄相仿的女子纳为偏房的时候,她拒绝像尊敬自己的母亲那样对待偏房,比如拒绝按父亲要求向偏房鞠躬行礼。

结果,她的父亲不再给她生活费,也不供她上大学,并扬言她已经到了找个富人把自己嫁掉的年龄。雪上加霜的是她当时的男朋友决定和她分手,因为他的母亲得知她没有嫁妆后要求儿子结束这段关系。

如今,Sholpan成了“如夫人”,开的是售价5.3万美元的丰田Land Cruiser汽车,拎的是1万美元的爱马仕Birkin包,除此以外,每月还能拿到至少5000美元的生活费。她还可以到国外旅行,并创建自己的贸易生意。Sholpan说,她和未来的丈夫是在大街上相识的,当时他看到Sholpan在过马路便跳下车邀请她喝茶。Sholpan从未见过他的正房,她认为正房可能并不知道他在外面金屋藏娇。

尽管生孩子并不是Sholpan的职责之一,但是有些男人通常是为了这个目的而纳偏房。

阿拉木图商人Anuarbek说,在医生告诉他和妻子,生育第二个孩子将危及妻子的生命后,他们决定找个偏房来生育。于是,大约三年前,他迎娶了一名19岁的乡村女子。

Anuarbek说,正房和偏房偶尔见面,两人彼此尊重。他补充说,他的偏房生活简朴,从未要求过奢侈品。

这可不是在阿拉木图当服务员的Samal所梦想的童话故事。Samal说,她不需要昂贵的手包或豪华的汽车,但是如果她准备放弃寻找真爱,那么她所换来的最好物有所值。

“每个女人都希望成为男人的第一个和唯一的爱人,”Samal说。“但是对我来说,一个人单打独斗的日子越来越艰难。” 撰文/Nariman Gizitdinov 编辑/张田小

总之 由于哈萨克斯坦巨大的贫富差距,一夫多妻制卷土重来。拥有多个妻妾已成为该国富有男性的地位象征,一些年轻女性也希望借此来摆脱贫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