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mpanies & Industries 公司与产业

本文来自商业周刊中文版

奥斯卡门口的野蛮人

  • 获奥斯卡最佳影片提名的影片中,至少5部是由独立投资人制作
  • “我们能选出有潜力的高质量项目”

获今年奥斯卡奖包括最佳男主角等三项大奖的《达拉斯买家俱乐部》的剧本,曾在环球电影公司晾了7年无人问津,最后编剧们不得不启用工会规则将剧本要了回来。这个关于一位身患艾滋病的石油工人往美国走私药品的故事最终辗转到了得州商人乔·纽科姆(Joe Newcomb)的手上。他很愿意投资这类多数大制片公司不愿碰的小成本、非主流题材。这位住在休斯敦郊区的化工品贸易商给制片人汇去资金,并让他们将机票费及办公费用记在他的运通黑卡上。他说:“好莱坞需要新鲜血液。”

好莱坞大制片公司出品的影片数量正逐渐减少,并且主要投资于高成本的超级英雄题材及其他风险较低、有特许经营权的项目。在这一背景下,新一代投资人应运而生,开始投资拍摄满足老一代观众需求的影片并赢得大奖。在剧组人员招聘、资金筹集以及影片监制等方面,他们扮演着制片公司曾经扮演的角色。创新艺人经纪公司(Creative Artists Agency)的电影融资及发行业务联席负责人迈卡·格林(Micah Green)说:“一些规模较小的公司投资拍摄的影片与大制片公司的作品质量不相上下。”该公司承担了《达拉斯买家俱乐部》等4部获奥斯卡最佳影片提名影片的发行或融资工作。它并不是传统意义上的行业巨头。甲骨文公司联合创始人拉里·埃里森(Larry Ellison) 28岁的女儿梅根·埃里森(Megan Ellison)是今年两部奥斯卡最佳影片提名影片的投资人,这两部影片分别是《美国骗局》和《她》。明尼苏达双城队老板之子比尔·波拉德(Bill Pohlad)为获得最佳影片、最佳女配角和最佳改编剧本三项奥斯卡奖的《为奴十二年》提供了资金。马来西亚总理纳吉布·拉扎克(Najib Razak)的继子里扎·阿齐兹(Riza Aziz)为《华尔街之狼》出资。

大型电影公司依然能量巨大。索尼旗下的哥伦比亚电影公司、时代华纳的华纳兄弟以及康卡斯特的环球电影公司通过其成熟的院线运营商网络发行了今年全部9部奥斯卡最佳影片提名影片,交换条件是票房分成。而这与电影公司老板一统天下的时代已有天壤之别。当年,拍什么片、谁导演、谁担任主演以及如何剪辑,所有的一切都由像米高梅电影公司创始人之一路易·B·梅耶(Louis B. Mayer)那样的电影公司大老板拍板。获今年奥斯卡提名的一些影片甚至在拍完后才得到电影公司的发行承诺。

华纳兄弟2007年开始筹拍《华尔街之狼》。在搁置多年后,乔丹·贝尔福特(Jordan Belfort)收回了书的版权。这是一部关于他作为华尔街股票经纪人的回忆录。阿齐兹的红色花岗岩制片公司(Red Granite Pictures)与贝尔福特达成交易,又找到华纳兄弟公司买下了特伦斯·温特(Terence Winter)根据回忆录改编的剧本。在影片开拍后,维亚康姆公司(Viacom)的派拉蒙电影公司又过了一段时间才同意发行这部影片。“我们认为我们与大型电影公司是互补的。我们有能力选出有潜力的高质量项目,进行拍摄并通过电影公司发行系统发行,为市场提供更多电影作品。”阿齐兹说,“在这一模式下,每个人都是赢家。”

独立制片的资金来源主要是投资者资金、州政府税项优惠补贴、贷款以及院线和家庭娱乐市场发行权预售。

例如,《达拉斯买家俱乐部》的制作成本约是560万美元,资金来源包括出售海外版权获得的300万美元、影片拍摄地路易斯安那州提供的约100万美元奖励,以及纽科姆等投资者160万美元的投资。环球电影公司旗下的艺术工作室Focus Features去年在看了3分钟长的宣传样片后最终同意发行《达拉斯买家俱乐部》。当时影片已经拍摄完成。

大制作影片使电影公司面临很大投资风险,2012年上映的科幻片《异星战场》给华特迪士尼公司造成了2亿美元的损失。小制作影片可分散风险。创新艺人经纪公司电影融资及发行业务的另一位负责人罗伊格·萨瑟兰(Roeg Sutherland)说:“每个人都是股东。当影片获得成功时,制片人和投资方都是赢家。”

由于大型电影公司不再向小成本影片投资,过去代表演员、导演及编剧进行合同谈判的经纪人不得不承担起类似电影项目开发经理的工作。这有时意味着他们需要向其客户申明在拍摄一些热门影片时可能不会得到预付薪酬或者只有很少的预付薪酬。

为了能出演大牌导演马丁·斯科塞斯(Martin Scorsese)执导的《华尔街之狼》,乔纳·希尔(Jonah Hill)愿意按工会会员标准(6万美元)拿片酬。《为奴十二年》的编剧约翰·雷德利(John Ridley)无偿工作了好几年,因为他深知拍摄这部深刻反映残酷奴隶制的影片并非易事。他1月份对英国报业协会表示:“这不是《变形金刚》,你无法获得制片公司的支持。他们不会说‘太棒了,请几个大明星来,我们就开拍’。”小型电影公司还通过其他方式节省成本。《达拉斯买家俱乐部》的导演吉恩·马克·瓦里(Jean-Marc Vallee)在25天内就完成了影片的拍摄。为降低照明费用,拍摄基本在白天进行。片中出现在东京、阿姆斯特丹及特拉维夫的场景都是一家名为Fake Studio的公司通过电脑制作出来的,而片中的墨西哥诊所是在新奥尔良拍摄的。《她》是在洛杉矶商业区的一套公寓里拍的。该片制片人文森特·兰迪(Vincent Landay)说:“摄制组的规模和学生电影差不多。”

即使是大制作影片的拍摄也变得很注重成本。索尼公司2012年对《美国骗局》的制片人说,公司不会继续独自为该片提供资金。影片的全部预算是4100万美元。制片人查尔斯·罗文(Charles Roven)说:“我们决定走出去,找我们称为独立投资人的资金。”埃里森旗下的安纳布尔纳影业公司(Annapurna Pictures)加入进来,承担了一半的预算。制片方还通过在去年戛纳电影节上的宣传,卖出了影片的海外版权,进而获得了3000万美元。另外,因为剧组同意在麻省拍摄该片,制片方获得了麻省电影促进计划的700万美元的税项优惠补贴。尽管如此,控制成本仍是剧组的头号任务。罗文说,每个人的薪酬都打了折,整个影片的拍摄周期被压缩至42天。以前罗文为大电影公司制作的两部片子的拍摄周期都是120多天。两部片子分别是《蝙蝠侠:黑暗骑士崛起》以及2013年出品的《超人:钢铁英雄》。罗文说:“在拍摄《美国骗局》时,我们时刻都在想着必须要保持高效。”撰文/Christopher Palmeri 编辑/张娅、孙昊然 翻译/一毫

总之 好莱坞电影制片公司主要投资超级英雄题材等风险较低的影片,独立投资人日益成为投资摄制边缘化题材电影的生力军。